洲瑞新闻
相关阅读 ABOUT us
您所在的位置:洲瑞新闻>综合>日本投降的最好机会有3个,最坏的就是8月15日,为什么选择此

日本投降的最好机会有3个,最坏的就是8月15日,为什么选择此

发布时间:2019-11-03 21:17:22 |

“父母父母,请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儿子,本想从现在开始孝敬父母,但最后还是倒下了……”

“我在贫困中被提拔到第八高级中学和东京帝国大学,这让我非常感激...我对我父母的辛勤工作感到非常遗憾,他们将在偿还一千英镑之前死去……”

“然而,我的灵魂将永远和你一起工作,和你一起吃饭,和你一起欢笑,和你一起悲伤...不管发生什么,我必须非常注意我的身体,努力工作,希望永远过健康的生活。”

“父母,父母,原子弹在六月,它的威力很大,因为它,我的脸、背、左手腕都被烧伤了。但是在军医、护士和朋友衷心细致的关怀下,他们已经结束了生命,这是至高无上的幸福……”

照片:神风队员在战前写遗书

1945年8月25日晚上9点,21岁的日本陆军少尉铃木(suzuki)在小野陆军医院接受了19天的治疗后,感到无法治愈,为了不给他的家人带来麻烦,他在病房里写下了这张遗书,自杀了。

铃木死于原子弹,原子弹是战后日本人的目的地之一。

多年的法西斯侵略和穷兵黩武最终给他们自己的国民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

俗话说,巢的下面没有蛋。日本投降后,小人物的死亡就像飞灰的湮灭。尽管这并没有吓到历史上的任何涟漪,但它可能更真实。

真正的历史是由这些小人写的。

今天,让我们来看看一群“8.15”之后,不同日本普通人的真实心态。

战后,日本军队分发地图

(1)儿童

福山县福冈国立学校三年级女生纳卡·梅宝子(Nakane Meibaozi)在8月16日的日记中写道:

“今天早餐时,我从宫城先生那里听到了非常可怕的消息。日本最终不得不向苏联、美国、英国和重庆无条件投降……”

“据说陛下通常会取下白手套,大声呼喊。可恶的英美,等着瞧,会报仇的,我要立志,比现在更加努力……”

(2)青少年

九州航空供应厂的女性成员远藤良子(Yoshiko Endo)就是在战争期间四处跑向特勤局飞机供油的人。当她听到日本宣布投降时,她说:

“今年年底,当我想到要拼命完成长期的常备队任务时,我忍不住哭了,什么也做不了。”

二战后的美国军队和日本人民

麦克阿瑟曾经说过,日本人的思维水平相当于一个12岁的孩子。这两个孩子,中野和远藤,代表了在战时日本“光荣献出生命”的一群人。

勒庞在《人群》中说,“这个群体只知道简单和极端的感觉”。日本法西斯的长期统治和精神灌输导致了大量的“12岁国民”。

如果青少年被军国主义宣传蒙蔽了双眼,那么下面的中年夫妇就清醒了一点。

然而,他们的价格很高。

(3)中年夫妇

武田良郎(Yoshiro Takeda),爱知县名古屋市普通公民,两个孩子的父亲。

然而,在1945年3月的爆炸中,两个孩子都被杀害了。

他和妻子疯狂地寻找孩子的尸体,没有任何痕迹。

两个人每天都想到死亡,赤脚站在土堤上,准备跳进电车里等死。然而,当他想到死后没有人会哀悼他们时,他并没有跳下来。

“等着瞧”。两人一直等到8月15日皇帝宣布投降。

那天,武田和大家一起跪在地上,听着嘈杂的收音机里皇帝的“玉音”。当他听到“无条件投降”时,他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

“全挂了!我们可以举手投降来停止战争。为什么不早点停止战争?我的孩子死是没有代价的……”

听“余音”在8月15日宣布战争结束。

(4)有识之士

所谓有识之士,就是那些仍然能够独立思考,对“暴民”中的现实有清晰理解的人。

8月15日自杀的一群忠诚的军国主义者显然不是。他们集体退位确实是真诚的道歉,可以证明他们的忠诚和意愿,但他们都是军国主义和神道教的受害者。

广正树是唯一一位在战争期间敢于公开挑战东条英机的日本律师。

他的结局很明显,他被关进监狱等待审判。

8月15日,当他听到日本天皇投降的消息时,他忍不住大声喊道,“上帝给了日本另一个机会,在它灭绝之前进行反思。”

在被盟军释放后,马萨基高调宣称要追究皇帝的责任:

“我们不是按照军阀的命令参与战争,而是以皇帝的名义。如果你不调查(皇帝的)责任,什么是正义和道德?”

Masaki hiro

正木和武田的呼吁真实地反映了被军国主义镇压的普通日本人民,他们失败后对战争的反思,以及他们对发动战争的最高统治者天皇的责任。

这些战争中清醒的平民,带着痛苦的经历和责任感的泪水,揭示了一个普通人容易忽视的历史事实,即:

人们普遍认为皇帝是战争的发起者,对侵略战争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然而,在结束战争决策的问题上,错误决策给日本人带来的不必要的牺牲也是一种责任,但这往往被忽视。

正如武田所说,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投降?

为什么我们要等到三月东京爆炸和八月原子弹爆炸后,让武田的两个孩子和铃木等成千上万的日本人白白死去,才宣布投降?

当时,日本裕仁天皇在1942年中途岛和1943年所罗门岛惨败后,于1944年放弃了塞班岛,变成了不可逆转的失败,他为什么不尽快宣布投降呢?

如果强大的军事部门控制着内阁,控制着皇帝,那么为什么皇帝能在八月而不是一月冲破军事部门的阻挠,冒着被军国主义者发动政变的危险,还能录下投降光盘,用“玉音”直接告诉世人呢?你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如此坚决地投降?

这是为了剥去日本投降的历史细节并扩大它。

让我们简单地梳理一下自1945年以来日本发生的许多重要事件,也许我们可以对历史真相有一个更清楚的了解。

裕仁宣布最终战争

1945年1月1日

在日本新年,东京遭到美军b29的轰炸。皇帝和王后视察了神风特攻队,并为外出自杀的成员提供了最后一顿特别餐。

2月19日

当美军在硫磺岛登陆时,裕仁鼓励海军和陆军充分合作,“共享防御”。在这场战争中,20,000名日本士兵丧生,近7,000名美国士兵丧生。

裕仁对反对我们的战争感到满意,拒绝了近卫文麿的和平建议。

3月9日

334 b29东京爆炸案,裕仁视察东京下马池地区。

宫城县注意到反战暗流在这个国家汹涌澎湃,越来越多的人对皇帝犯下了不敬的罪行。

4月1日

当美军袭击冲绳时,裕仁敦促陆军参谋长梅津美治郎下令冲绳驻军,要么进攻,要么抗击登陆。命令海军尽一切可能支持冲绳。

同月初,苏联宣布废除日苏中立条约,并派兵入侵满洲。

同月月底,墨索里尼被处死,希特勒自杀,日本是唯一的轴心国。

日本的失败是毫无疑问的。裕仁任命78岁的铃木康塔什(Kantarō Suzuki)为首相,铃木内阁提出了一项依赖自杀策略的“决策”战争决定。

盟军收集的日本军刀

5月8日

新任美国总统杜鲁门宣布日本投降并不意味着“日本的灭绝和奴役”,并为日本的无条件投降创造了舆论。

然而,日本默默地扼杀了信号,因为它没有解释它对天皇的处理。

轰炸仍在继续,日本皇宫的明治神宫被美军“误炸”。

6月9日

裕仁天皇发布了帝国议会的圣旨,命令国家“粉碎敌人的野心,达到战争的目的”。报纸立刻刮起了“为皇帝而死”的风。

与此同时,裕仁天皇开始在无可救药的防御、对皇宫的轰炸、公众舆论的黑暗运动以及德国和意大利战败的背景下秘密地“考虑和平”。他的想法是向苏联寻求调解。虽然没有成功,但他一直在努力。

7月26日

发布了最后通牒,波茨坦公告。日本仍然默默地杀死天皇,因为它不知道他是否会留下来,相信只要对方坚持下去,就会屈服。

与此同时,裕仁天皇指示内政部长木户幸雄“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三件皇家文物:八英尺镜、玉坠和野鸡剑。”

裕仁天皇在大爆炸后视察

8月2日

佐藤大使在莫斯科致电日本外务省,强烈建议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但是裕仁仍然坚持。

8月6日,“小男孩”原子弹广岛成功发射。

8月8日,苏联派兵向日本宣战。

8月9日,“胖子”长崎发射升空。日本最高战争指导会议讨论投降的一个或四个条件。

8月10日,裕仁天皇终于授权日本外相东北向世界宣布,日本将接受波茨坦公告,但只有一个条件,即公告“不包含改变天皇统治国家权力的请求”

8月11日,美国国务卿博伦(Boelens)回应称,“皇帝的权力未来将属于联合国最高指挥官”。

围绕博伦的回应,日本内部出现了争议,很难达成投降。

晚上,裕仁天皇举行了“神圣审判”的皇家会议,并指示内阁起草“结束战争的圣旨”。起草和修改圣旨花了三天的时间,这些话经过精心挑选和重复。

8月14日,b29向日本人民散发传单,宣布天皇没有投降的原因是他渴望“统治国家的权力”引导日本人民起义。

传单成了压倒裕仁的最后一根稻草。

那天晚上,担心失去人民威望的裕仁举行了另一次指挥会议,含泪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该公告被录制并制成光盘,第二天在全国范围内播放。

8月15日中午,“余音”被释放,裕仁天皇宣布“战争结束”,举国上下第一次跪下来聆听天皇的声音。

日本投降前,人们崇拜故宫

通过这些过程,我们可以看到,日本宣布投降的关键基础不是日本的国力,也不是原子弹,也不是苏联参与战争,而是美国提议和默许的“唯一条件”。

根据美国历史学家比克斯的分析,日本进入1945年后,有三个正确的机会有尊严地接受和平并结束战争:

第一次是在二月,近卫文麿王子和外交部长重光葵向裕仁天皇提交了一份分析报告。他们认为日本和苏联之间的中立条约不可靠。一旦欧洲的战争形势发生变化,苏联会毫不犹豫地干预远东地区以取得胜利,并预测苏联可能在夏季向日本宣战。

二是冲绳在6月被打败后,德国和意大利也投降了,日苏中立国条约被废除,日本没有什么可依靠的。

第三,在七月波茨坦公告发布后,日本应该立即下台。

二战后的日本

如果日本利用这三个机会中的任何一个立即宣布投降,日本就不必遭受原子弹之苦。

然而,裕仁为了争取“无条件投降的唯一条件”,为了维护“皇帝的统治权力”和维护他的威望,一次又一次地放弃了。

在这样的等待、讨价还价和磨蹭中,日本已经付出了50多万人死亡的代价。

这些人,就像上面提到的武田的孩子,就像21岁的铃木中尉,“白白牺牲了”。

“铃木内阁和最高战争指导会议从未从保护日本人民免遭进一步破坏的角度考虑过和平的理念,除非天皇和裕仁天皇的权力得到绝对保证。”比克斯在他的书《真相》中说。

= = = = = = = = = = = = = = = =

参考:

二川大吉《赵贺五十年》(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2)

比克斯、王立平、孙胜平,《裕仁天皇的真相与侵华战争》(新华出版社,2014年)

上一篇:“摸着石头过河”坚持共同奋斗——七届全国政协团结各界稳定复杂
下一篇:邓伦录制发飙成罗生门?球员发声维护,裁判怒甩现场图:不服再发

Copyright 2018-2019 plancoat.com 洲瑞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