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瑞新闻
相关阅读 ABOUT us
您所在的位置:洲瑞新闻>社会>中国版“奇迹男孩”:从不摘帽的乡村少年

中国版“奇迹男孩”:从不摘帽的乡村少年

发布时间:2019-10-28 12:20:12 |

李宽现在是班上唯一戴帽子的学生。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正常的孩子不会被围观,不会被转过来谈论,不会被称为外星人——14岁的李宽是个例外,他是个被严重烧伤的人,身体烧伤90%以上,用他父亲的话说,“头部就像覆盖了一层皮肤,皮肤上割了一条缝,就是眼睛、嘴巴”,左手掌只有一半,右耳朵烧坏了,没有头发,头皮皱得像一团揉过的纸——这是经过15次大大小小的手术后,拼凑起来的样子。

现在,大多数时候,这个少年把自己放在棒球帽里,他瘦弱的身体裹在衣服里,帽沿挂在胸前,让他看起来像一个弯曲的豆芽。他有五顶相同款式的帽子,都有长边。只有当他睡觉的时候,他才会把它们脱下来放在枕头上。

一场大火摧毁了一个普通农村家庭最初的生活轨迹。李健恒神父渴望他的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为此,他带着儿子出了村,在兰州教育厅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李宽进入了兰州第五十二中学。2019年8月25日,开学第一天,兰州第五十二中学迎来了戴帽子的新生。

如何融入新世界是成长中的李宽面临的一个问题。

进入兰州后,李健恒如愿以偿地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15平方米的小房间。他每月租400元,和三个成员睡在一张床上。《新京报》记者王瑞峰拍摄

烧伤的童年

十年前,一场意想不到的火灾使李嘉恒的家人脱离了既定的轨道。

2009年2月15日,农历正月21日,在甘肃省西河县河坝镇李山村,4岁的李宽和他的玩伴正在麦田里玩耍。一个孩子点燃了小麦垛,藏在里面的李宽被烧得面目全非。李建恒把李宽抱了出来,“呼出的所有气体都是草味”。

他们连夜将孩子送到500公里外的甘肃省人民医院。

当时,负责李宽的医生告诉《新京报》记者,李宽如果想完全康复,将面临无数整形手术。治疗费用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保守估计超过40万元。

李嘉恒的家人种植了三英亩土地,小麦、土豆和油菜,这些土地不能以几美元出售。李健恒在镇上打零工时,他的妻子在照看田地。全家人一年攒不了3万元。

大火烧伤的皮肤又红又皱,悲痛紧紧包裹着这个家庭。经过20天的紧急治疗,借来的5万元钱花光了,但李宽的伤势并不太好。医生给李健恒做了心理准备。“这相当于放弃治疗,我将回到我的家乡为葬礼做准备。”

离开前,李健恒抱着李宽坐了一辆公共汽车。农夫希望他的儿子能看看这个繁忙城市的交通状况,不要在这个世界上浪费时间。李宽的眼睛根本睁不开。李嘉恒擦了擦眼泪,离开了。

回到家乡后,出乎意料的是李宽活得很艰难。他虚弱的生命像茧一样包裹在烧伤的皮肤里。他被关了起来,与普通人不同。

私下里,一些村民建议李健恒,“放弃这个孩子,照顾它一辈子。”李健恒经过深思熟虑后拒绝放弃,“毕竟这是一种生活。”

为了筹集资金,李健恒和他的妻子带着李宽在兰州街头乞讨。他们在东方市场乞讨了一个多月,要价1万多元,品尝世界的温暖和寒冷。“有些城市管理人员很善良。他们听说了我的孩子,没有把我们赶走。”

最让他宽慰的是村民们给予了足够的善意。农民们自愿捐款。全村有180多户,10.8元,李健恒有2000多元。

只要他存点钱,他就会带他的儿子去医院治疗。六个月后,李健恒又把孩子带到甘肃省人民医院。"医生很惊讶,说我照顾好了孩子。"

在省医院,李建恒发现一名水泥工人在隔壁病房被烧伤,需要植皮。他跑过去和其他人讨论他是否能使用他的皮肤。他急需钱来医治他的儿子。

对方欣然答应以2万元买下他的头皮。“起初我想卖掉大腿上的皮肤。据说大腿手术需要住院一个月,孩子将无人照看。头皮将被切除,只需要住院七天。”李建恒回忆道。

手术后,李健恒的头上覆盖了一层白纱。几天后,新的皮肤慢慢长出来了。李嘉恒头皮发痒,受不了。他像成千上万只蚂蚁一样爬来爬去,咬着头皮。他整夜都睡不着。“这没什么。想想他儿子被烧死时有多痛苦。”

在李嘉恒的“卖头皮救孩子”被媒体报道后,许多公益组织也关注家庭,并提供了一些免费治疗的机会。

李宽经历了多达15次大大小小的手术。除了抢救手术,大部分都是植皮,主要是头部和面部。随着发展和成长,皮肤移植将会继续。

李宽的学校大门。《新京报》记者王瑞峰拍摄

唯一的出路

李宽能感觉到自己和周围朋友之间的不同。

从生与死的边缘获救后,燃烧的痛苦深埋在心底,落到平凡的日子里,不爱说话,害怕遇见陌生人,导致一种自卑和孤独,伴随着小李宽,从孩子到青少年。

李健恒经常担心他的儿子会融入更大的社会。他认为他理解他儿子的心。李嘉恒的父亲被针刺伤了眼睛,一只眼睛残废了。年轻的李健恒隐约觉得他的父亲与众不同。作为一个年轻人,他不能说出来,但他感到悲伤和沮丧。

李嘉恒对儿子的全部期望是学习、参军或工作,然后结婚生子。然而,如果他把它戴在李宽身上,他将不能做体力劳动。作为一名士兵,他的身体状况不好。

今天只剩下一条路了——读书。

在村子里,阅读似乎是一个被忽视的选择。

李宽所在的宋丽小学是两个村庄的联合小学。这所学校的学生不到100人,最大的班级有20名学生,六年级有13名学生。

根据相关规定,李山村的学生应该在小学三年级学习英语。他们每个人都发了英语课本,但是这里没有英语老师,课程就像山上的野草。他想让儿子进补习班,但是村子里没有人。他觉得这个镇的标准一般。

李建恒说李宽在二、三年级的时候学习很好。平均来说,他在每个科目上可以得80分以上。当他在四年级和五年级时,他变得顽皮起来。李嘉恒让李宽写作业,孩子说他不到10分钟就完成了。李嘉恒不敢生气,“他也不能被打败。”

遭受了很多苦难的李健恒最清楚阅读的好处。“在建筑工地工作和读书的大学生都是技术员和工程师,用图纸指指点点。那些没读过书的人和我们一样是苦力。”

唯一的出路是李健恒留住他的儿子。他渴望儿子接受更好的教育。今年李宽小学六年级毕业后,李健恒打电话给一个曾经帮助过他的好心人,请求帮助。一名报道十年前李宽烧伤的记者帮助他咨询了兰州市教育局。答案是他可以上学,但他需要办理相关手续,如公安户口登记和残疾人联合会。

令李嘉恒惊讶的是,在教育、公安、CDPF和媒体的帮助下,李宽的入学问题被开了绿灯,被分到兰州第五十二中学。

最大的担忧已经解决,新的问题也出现了。这个戴帽子的年轻人能融入班级吗?

李宽独自去上学。起初,李宽的母亲带李宽去上学和放学。当主管老师知道这一点后,他让李宽自己去上学,并安排同学们和他一起放学回家。《新京报》记者王瑞峰拍摄

如何处理爱的尺度

9月20日早上6: 30,西北方的天空仍然不亮。学生们首先醒来,然后是兰州市。

进入兰州学习后,李健恒的家庭生活进入了一个新的轨道。李建恒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15平方米的小房间。他每月租金400元。他和三个成员睡在一张床上。他的妻子在附近的一家馒头店做杂工。她早上5点出门,每月挣2800元。李建恒每天在附近的建筑工地兼职工作10个小时,以220元的收入为生。

14岁的李宽在穿上校服前摸索着起床。他把枕头帽戴在头上,洗脸刷牙。

9月20日早上6: 30,14岁的李宽摸索着起床。他把枕头帽盖在头上,洗脸刷牙。《新京报》记者王瑞峰拍摄

住宅离学校不到一公里。起初,他的妻子不得不把李宽送进送出学校。听后,班主任王雷告诉李建恒,李宽不应该太依赖他的家庭和学校。

开学的前一天,班主任王雷第一次见到了李宽。这个男孩有点胆小,他的头埋在胸前,他的眼睛偶尔扫视一下四周。

王雷避开了孩子,平静地问李建恒,“对孩子有什么要求,我能做什么?”

"没什么特别的要问的,就像正常孩子一样问他。"李建恒回答道。

经过19年的教学,这是王雷遇到的第一个“特殊”孩子。她想问很多,但没问多少。王雷在网上搜索李宽的报道。她提前一天召开了家长会,并告诉家长,“明天班上将有一名残疾学生。请回家,不带任何歧视地正确教育您的孩子。”

座位安排得很仔细。王磊特意找了一个热心开朗的男孩马军(化名)和李宽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坐在语文、数学、英语课代表的前后。放学后,负责的老师指导几个孩子和李宽一起回家。

李宽的班级。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担忧依然存在。同桌和王雷反映说,李宽已经连续四天没去厕所了,也没有走出教室,几乎一动不动地坐在座位上。"他给我的感觉是总是低着头,总是戴着帽子,用帽檐遮住脸。"

如何平衡爱的尺度考验着教师和学校的教育艺术。

王蕾说,她相信即使是孩子心中的一块石头也能稍微掩盖热量。

每天早上,他的同桌马军都会给李宽带早餐,包括煎饼、肉包子和荷叶蛋糕。起初李宽拒绝了,马军偷偷把早餐放在书桌抽屉里,悄悄地告诉他,他带的太多了。李宽的左手只有一半。一些同学帮他拧开了杯子的盖子。一些同学送给他一支圆珠笔。课间休息时,班主任安排了几个活泼的男孩陪李宽在校园里走来走去。

9月19日,学校组织了一场歌唱比赛。一个同学帮李宽借了一件礼服、一件白衬衫、一件马甲和一条领带。我可以看出李宽今天心情很好。他一直对着门上的反光玻璃微笑。

歌唱比赛必须摘掉帽子,李宽没有。等待比赛时,高级组织者迷惑不解,跑去请李宽脱下帽子。班上的几个女孩和组织者一起理论,喋喋不休地保护李宽。

9月25日,李宽的生日,王蕾想在班上花自己的钱来庆祝李宽的生日。“让他感受班级的爱,但他没有为其他学生庆祝生日,他担心其他孩子有想法。”经过深思熟虑,校长决定在这一天庆祝九月和十月出生的孩子们的集体生日。

9月19日,李宽(后排左六)参加了学校歌唱比赛。当他穿上礼服时,他一直看着门上的反光玻璃,开心地笑着。这是学生们第一次看到李宽的微笑。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陈星湾班

在接受爱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学会感恩。这是王雷想教给孩子们的一课。书法课上,书法老师给了李宽一套书法,政治教育处主任史利伟给了李宽一把毛笔。李宽什么也没说。

因此,在常规班会上,王丁磊的班会主题是学会感恩,“教育人要润物细无声”

史利伟认为,尽管李宽是一个特殊的孩子,特殊的学生也不能是特殊的。“如果题目不对,老师批评学生是正常的。如果五个学生错了,只有四个受到批评,李宽没有受到批评,他也不舒服。”

就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片云推动另一片云。善意就像涓涓细流,一点一点地打开李宽的心扉。一天下午,李宽敲了敲政治教育厅厅长李伟的办公室,害羞地说:“谢谢主任送我毛笔。”同桌马军也收到了李宽带给他的早餐。

在学校呆了整整一个月后,皱巴巴的白纸慢慢展开。学校的秋季运动会快到了。男孩们渴望参加50米、200米和400米赛跑。李宽悄悄地告诉他的同桌马军,他将报名参加400米赛跑,为班级赢得荣誉。

在计算申请人数时,李宽举起了右手。那是一双严重烧伤的手,有着以前从未见过的粗手指和折痕。

那一刻,王雷相信被烧伤的男孩的心正在慢慢融化。王雷给15班起了一个不同的名字,陈星湾班:“班里的43个孩子,就像天空中的43颗星星,互相照耀着。李宽应该是最有洞察力的人。”

新京报记者王瑞峰编辑胡洁校对李国

上一篇:华泰证券:家电龙头手握大量资金 未来全球产业链整合望保持优势
下一篇:厦门市升级“工伤预防”,为职企撑起安全绿荫

Copyright 2018-2019 plancoat.com 洲瑞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